书名: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

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 第3节

    林荣棠当然知道自己娘对媳妇不满意。
    他娘最初看中的是他二哥给介绍的一个,那姑娘的爹是木匠,家境不错,陪嫁也多,关键是王秀菊娘家村的,王秀菊喜欢。
    可林荣棠就是看中了冬麦,他早就喜欢冬麦了。
    冬麦上初中那会,他有一次骑车子路过,就看到冬麦打着伞背着书包走在路上,那个时候他就觉得,这小姑娘真好看,以后要娶媳妇,就得娶这样的。
    后来,冬麦长大了,他相亲时候恰好遇上,一眼就认出来,再也不能抛下了。
    林荣棠蹲在木头凳子上,就那么几乎贪婪地看着冬麦。
    这是他的媳妇,他的媳妇啊,他会恨不得将她抱着,将她吞下肚子里,想狠狠地要她,想把她的肚子搞大了。
    她的腰肢那么纤弱,她身段那么苗条,有一天把她搞大了肚子,大腹便便地进出灶房,流着汗给他做饭,想想那情景,他便会胸口发涨,会充盈着满足,会觉得,这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    不过他也只是想想罢了。
    林荣棠最后到底是叹了口气,安慰说:“咱娘今天说的话,你别往心里去,她就是嘴上说说,你也知道,她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,其实她也是为了我们好,再说她毕竟是长辈,你看我面子,就别往心里去了。”
    然而冬麦一听这话就觉得委屈。
    她并不喜欢林荣棠在这里和稀泥,诸如“为了我们好”,“刀子嘴豆腐心”,“毕竟是长辈”,“看我面子”,“别往心里去”,这些话,排列组合一下,当婆婆的便可以无限度地被包容,至于她的委屈,却是连“往心里去”都不能了。
    不过她也知道,就农村里的这些大老爷们来说,林荣棠已经足够好了,如果是别的男人,未必就会和自己媳妇低声下气说这番话,人家会觉得婆婆骂你几句怎么了。
    冬麦鼻子里酸酸的,不过也说不上来谁做错了什么,一时又会觉得,也许真怪自己,谁让自己没有尽快怀上身子呢。
    怀上了,不就没事了。
    “好了,别难过,明儿给你去陵城买衣服,上次去城里,我听二嫂说,人家有那种出口转内销的衣服,比咱们的衣服洋气多了。”
    冬麦眼圈红了下,推开林荣棠:“算了,别乱花钱了,回头娘又得说了,你出去吧,这里太热了,我做好了鱼,我们就吃饭。”
    林荣棠看她这样子,终究不放心,要陪着她一起在灶房里烧火,冬麦自然把他赶出去了。
    她生不出孩子,已经是大过错,若是让婆婆看到自己让丈夫做饭,还不得骂死。
    第4章 鱼汤和晚间的响儿
    炖好了鱼,冬麦想起这鱼是人家沈烈给的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:“人家遇上这事,又把鱼给咱,想想也怪不容易的。”
    林荣棠扒拉了一口饭:“我刚要和你说,盛两碗鱼汤在那个黑瓷罐里,我给沈烈端过去,他估计现在还没吃饭呢。”
    冬麦点头:“行。”
    说着,利索地盛了,放在黑瓷罐里,又挑了几块好的鱼肉在里面,那鱼肉都炖得白烂如泥了,勺子一进去,便没在粘稠乳白的鱼汤中了。
    冬麦又添了几块豆腐并一些青菜叶子在里面,有荤有素,才让林荣棠端过去。
    林荣棠过去的时候,沈烈家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,之前借的桌子凳子碗还给人家了,那些吃食该退的退,该送的送,乍一看,除了墙上贴着的红喜字还有地上的碎炮仗皮,几乎看不出来这里办过一场喜事。
    沈烈见林荣棠看着那红喜字,便走过去,将窗户门上贴着的喜字都扯下来,揉成一团扔角落里了。
    “好了,这下子算是过去了。”他笑着这么说。
    “你啊你!”林荣棠看他竟然跟没事人一样还在笑,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    “还能怎么着,我非得难过地喝酒撒泼?”沈烈挑了挑眉,一脸无所谓。
    “孙家那边怎么说,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咱办喜事的钱,得让他们赔吧!”林荣棠觉得如果不找孙家赔,也太便宜他们家了吧?这不是故意坑人吗?
    “彩礼二百块钱,退回来,其它的不要了。”
    “就这?不让他们赔?”
    “他们家哪有钱赔?再说还是算了,人家没看上我,临结婚后悔了,我也不是说离了她家就要打一辈子光棍,找人家要钱,倒像是赖上人家,太难看,犯不着。”
    说着这话,沈烈打开了黑瓷罐,鱼汤的鲜香便扑鼻而来,里面的鱼汤粘稠白浓,让沈烈想起以前在部队出任务受伤,医院里给补的牛奶,鱼汤里面有豆腐,看着就滑嫩,还浮着翠绿的荠菜叶子。
    他拿勺子舀了一勺,勺子旁溢出的鱼汤点滴成珠,尝了口,味道自是醇美。
    沈烈有些意外:“谁做的?”
    林荣棠便有些得意了:“还能谁,我媳妇呗。”
    沈烈:“看不出来,嫂子手艺这么好。”
    林荣棠比沈烈大几个月。
    林荣棠:“她娘家祖上开过饭馆,做鱼汤面是一绝,她这是跟她爹学的。”
    提起冬麦,沈烈就想起白天听到的,王秀菊大骂的那段。
    林荣棠显然也是想起来了,面上有些尴尬:“孩子的事,其实我们也不着急,就是我娘急,你说年纪轻轻的,能有什么毛病呢,就是看运气呗。”
    沈烈点头:“是,才结婚半年,这个真不用着急,不过你也哄哄嫂子吧,说实话,伯母骂的那几句,也实在不好听。”
    说着这话,他想起最初见到冬麦的情境,当初还复员回家,折腾了一路,凌晨时候才到家,谁知道一到家就看到冬麦,穿着掐腰小翠花棉袄,在冬天朦胧的早晨,看着像一株带着露水的小树。
    当时他就随口调侃了一句,后来知道这是林荣棠才娶进门的媳妇,倒是有些过意不去,因这点过意不去,他也就很少和她说话。
    林荣棠想起自己娘说的话,心里多少有些难堪,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,我娘就那脾气,我只能两头哄着,还能怎么样呢,你说是吧!”
    沈烈笑了下,拍了拍他的肩膀,也就不提这事了。
    **************
    晚上时候,冬麦提了水,趁着天黑,洗了个澡,林荣棠也洗了,之后两个人便抱着上了炕。
    林荣棠大口呼气,掐冬麦,掐得冬麦哭起来,冬麦疼得难受,又哭起来。
    冬麦趴在炕头上,委屈地咬着被角,拼命地不让自己的哭声漏出来,可哪里忍得住。
    林荣棠有些挫败地抱着冬麦,颓然地倒在那里,算是完事了。
    夏日的晚上,月亮只是一个月牙儿,稀薄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,照在这贴有红喜字的窗户上,又漫入大炕上,炕上的男女却各有心思。
    冬麦是觉得,怀上孩子并不容易,竟然要忍受这么疼的事,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,只能忍着了,当女人好像都这样,娘也说了,新媳妇开始疼,忍忍就行了。
    再说这不都是为了怀上孩子吗?
    现在好了,他折腾过去了,她可以安心躺下睡觉了。
    林荣棠趴在黑暗中,呆呆地侧首看着冬麦。
    冬麦结婚前,她娘应该和她说过,不过估计脸皮薄,没说太透,所以冬麦并不知道确切,他大致压着搞搞,她也不知道深浅,以为就是这样了。
    她不懂,他也没打算让她懂,一辈子不懂才好呢。
    借着外面一些浅淡的光亮,他能看到她的脸,甚至凭着直觉捕捉到她脸上细微的表情。
    他知道她如释重负,知道她在拼命忍着,更知道她疼。
    她只是不知道,她得到的疼,和实际别人的那种疼并不一样。
    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
    如果可以,谁愿意这样?他也希望自己是一个正常男人,可以给她正常女人能够享受到的,可以把她肚子搞大,可以让她像村里其它怀了孕的媳妇一样大肚便便,却又一脸神气地摆着身子走路。
    只是他不能而已。
    最初,他并不知道,他和沈烈他们都差不多,不过是有大有小罢了,后来偶尔间一起撒尿时,他猛地发现,好像别人变了,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    他心里忐忑起来,开始怀疑自己,并且开始藏着,不再让人看到,自己却暗中观察着,疯狂地观察着周围的人,去发现那些细微的变化。
    他盼着差距只是一时的,有人早长,有人晚长,然而一天天的,他彻底失望了。
    他停留在了小时候。
    在经历那段绝望的黑暗时,他想过自杀,上吊跳河都想过,但他终究是贪生怕死的,并不能对自己下狠心,后来他去陵城的图书馆,借到了书,从书中那些含糊的一言两语中,去猜测自己到底是什么问题。
    没等他搞明白这一切,他就到了相亲结婚的年龄了,他并没有足够的勇气向家人坦诚这一切,他只能是含糊地随着大家一起相亲,想着也许能找到一个,并不在乎的,但是怎么告诉人家,他不知道。
    就这么得过且过,他逐渐成了对相亲对象挑剔的那类人,人人都说他眼光太高,一直到遇上冬麦,他便不舍得了,这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女孩,他想娶她,想和她一起生活,更想每天早上看着她的睡颜醒来。
    他想,她睡觉时一定恬静甜美。
    事实上果然如此,在他娶到她后,他饱览了她的甜美,却觉得自己不能够尽兴地品尝。
    想要人家说起的那种畅快淋漓,想让她为自己尖叫,想得心都痛了。
    林荣棠咬了咬牙,逼着自己闭上眼睛,不再去看冬麦,这样可以忽略掉心里的内疚,也可以忽略她现在的委屈。
    没关系的,他爱她,尽管从未说过,可他打心眼里爱她。
    至于孩子,他一定会想到办法解决的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。
    **************
    而就在同一片月光下,沈烈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    媳妇没了,其实没什么,他也是死人堆里摸爬滚打过的,怕什么啊,不就是媳妇没了吗,他不在乎!
    可为什么他家后院就不能消停点?
    就这么前后邻挨着,他躺在他家炕上,隔着一道墙,听后院的声音就听得特别真切。
    他都能听到后面一声一声的哭,可怜兮兮的。
    沈烈黑着脸,用被子蒙住头,让自己不要去听,专心睡觉,可是不行,后面还是那声儿。
    沈烈气得差点把被子扔地上:“这还有完没完?”
    整天这么闹腾,竟然还没怀上?
    沈烈下意识竟然想着,等怀上了就不能闹腾了吧,他就能睡好觉了吧?
    可谁知道,等人家那边彻底没声了,他还是睡不着。
    “艹!”沈烈骂了一声,披衣服起来,直奔灶房里提了水。
    很快,沈家院子里传来冲水的哗啦啦声。
    当那沁凉的井水冲刷过眼睛鼻子耳朵,封闭了一切的感官后,沈烈只有一个念头:后院那小媳妇,她赶紧怀上吧!
    第5章 城里拜访
    冬麦觉得,生孩子这个事并不难,很多人结婚一年半载就生了,而自己结婚半年没生,不过是运气不好,但自己这么努力,晚上隔三差五都要忍着痛,按理应该很快就能怀上吧?
上一章
返回

八零之改嫁隔壁老王

书页 首页

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。